1. 首页
  2. 资讯

电影《亲爱的》中有哪些让你催泪的场景?

赵薇哭着抚摸孩子的脸的时候同学之间称呼亲爱的,男同学可以或者女同学之间也可以男同学和女同学称亲爱的这是一种爱昧关系。首先搞清楚对的身份然后针对性回答。如果是父母祖

赵薇哭着抚摸孩子的脸的时候

同学之间称呼亲爱的,男同学可以或者女同学之间也可以男同学和女同学称亲爱的这是一种爱昧关系。

首先搞清楚对的身份然后针对性回答。如果是父母祖父母等长辈也可回亲爱的父母、亲爱的祖父母等。如果是晚辈则是对你们关系程度表示亲近与认可当然子女更不用说了那就亲爱的XX。如果是恋人,特别是女方称男方为亲爱的,则表示对你们关系的认可和对你的亲密,关系己不一般了。夫妻双方若异地生活,想念一般都用亲爱的,日常生活也可时不时互相用亲爱的问候。还有情人间的互称。当然也有骗子称陌生人为亲爱的,那就小心为上。总之亲爱的是视对方为最亲近最思念最贴心的人!

谢谢您的诚邀。

对于这个话题,我觉得真的不应该这样称呼。如果同学在大众场合,发个言,演个讲之类的,还是可以这样称呼的。如,“亲爱的同学们”,因为所面向的是集体,是大众,这样也显得亲切,自然,从而给人以温馨的感觉。但如果面对的是个体或是某个人,这种突如其来的称呼,着实让人听起来,让人难以接受,说不定还会给人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从而让人感觉不舒服。

另外,对于“同学”,之所以称为同学,主要是指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学习的,其主要任务主要指的是学习,彼此之间互帮互助,而学习才是同学们彼此之间最主要的话题,也是最主要的任务,至于其它就显得不是那么应该了。

如果非要这么说,那么我就觉得应该另当别论了,看来二者已不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了,学习也不再是二者的主题了。

所以这个词语,尽管亲切,温暖,但要分场合,并不是任何场合下都能说的,都能用的,要因人而异,因场合而异。况且作为“同学”,无非指的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如果是大学同学,这种称呼似乎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如果真的这样称呼,恐怕教育就真的存在问题了。

一点看法,不当之处,敬请谅解。

看样子有关白夜追凶23到27集和之前剧集的区别,不光是个别人有所感受,大部分人都能感到这之间的差异。要我评价的话,与其说是质量跳水,不如说是很突兀的风格改变。

白夜追凶之前的风格是什么,悬疑推理小说步步推进的风格,凶手案发生,先以死者的身份,死亡原因,死亡过程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再逐步由死者身份,死亡原因推理出死亡过程,通过死亡过程缩小嫌疑人范围,最后抽丝剥茧地找到证据,追拿真凶。

而在这一部分里面,绝大多数步骤都是通过推理案情来给观众呈现一种“解密”的快感,主人公和其他人之间插科打诨,周巡最后追拿真凶的打斗肉搏戏都是给“推理解密”做绿叶的陪衬,并没有多少戏份。

而在23到27集中,这种风格就已经完全转变了,案子不再是简简单单的连环凶杀案,罪犯也不单单是一个杀人狂,而是上升到了枪械贩卖案,罪犯是一个个涉黑的暴力团伙,关宏峰关宏宇的身份也从以前的推理追凶变成了卧底追凶。舍弃了剧中最让人着迷的推理解密元素,而大幅度地扩充了枪战和卧底的戏份,这仿若让人直接从一部戏跳到了另一部戏,虽然角色还是这个角色,但味道完全变了。

而这应该也是题目中所介绍的“质量跳水”的原因,每部剧都有自己不同的受众,有些人喜欢枪战的快感,有些人喜欢推理解密的快感,而《白夜追凶》在之前的剧集中所吸引沉淀的几乎都是有关后者的受众,这些受众很多人对于前者并不感兴趣,突兀的转变让这些受众认为质量出现问题也是常理之中。

另外,新案件中也出现了新的演员,孙蛟龙好歹也是老派演员,饰演的金山人设虽傻,但并不让人出戏。而张美琪饰演的辛怡确实是整部剧到目前为止演技最渣的,一颦一笑给人的感觉都十分得“僵硬”,让人出戏连连,这也给大多数人造成了“质量跳水”的观感。

(文/星夜行)

可以称呼亲爱的。亲爱的,是一个词汇,对家人,对同事,对同学,对朋友,都可以称呼。只是在理解方面要正确,在解释上也要正确。因为,人们习惯了夫妻俩互称亲爱的。这样,亲爱的词汇就成了夫妻专用词汇了。是不合适,也不应该。谢邀了。共参考。谢谢。

持之以恒是人类的美德之一,但是绝大部分大人都没办法做到,何况是孩子,所以我觉得兴趣和目标是孩子热爱学习的最主要动力!家长要去培养孩子的兴趣!与孩子一起设定目标,分解目标,当达到一个小目标的时候,需要给孩子鼓励,鼓励他们的进步,给孩子反馈,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进步,父母是能看到的!这样他们才有动力继续学下去

人们常拿幸福与他人作比较,殊不知,在某个几近被遗忘的角落中,有人到死都未曾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记号。


真实故事

此片是“中国首家寻子店”三年寻子的故事。2011年,中国社科院于建嵘教授掀起“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网络热潮,一时间,微博“打拐”空前狂热,无数网民上传沿街乞讨和地铁乞讨的儿童照片,就是这其中的一条微博拯救了店主被偷走的儿子,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通过网络的媒介成功打拐。

渴望

“所有人都有问题,但所有人都值得同情”。活的好的人,活的马马虎虎人,人下人,这些人被扔进一口大热锅里翻炒,扑扑腾腾,相互伤害,又相互舔舐。没办法,认命的丈夫、不认命的妻子、有钱的大老板、没文化的村寡妇、居高临下的福利院长、不精明的律师,不堪重负的法官……在共同体制下,作为一个个个体,虽表现不同,但直面内心,目的却微妙地一致,那就是对情感秩序、社会秩序,和道德秩序的强烈渴望。

坚强

失子会宣扬绝不生第二个孩子,并给鲁晓娟以鼓励,可那拍手声和加油声却在鲁晓娟的哭声中显得尴尬突兀,同为失子者,老成员貌似比新成员更能理解其身心之痛。

…”加油“,”坚强”,在原生家庭的影响之下,让这种同情显得泛滥而自以为是,就像鲁晓娟的现任丈夫为了夫妻性和谐而劝田文军接受现实,并愿意资助他找孩子的经费一样,这份居高临下铸造了毁灭弱者的重锤,它敲碎了失子者本就脆弱的情感围墙,“这世上,比所有人都看不起你更悲哀的,是所有人都同情你”,是啊,人生本来就是脆弱的,那还加什么油?那还坚强什么?

田文军看着会长的短信,“我找了那么久,反而找到的是你,我找不动了”,这一幕道尽了这些受害者的纠结与软弱。生命是有轨迹和顺序的,一个悲剧的产生,并不能用另一个新生命来替代,先丢孩子的能先找到,这本就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慰藉。

24小时

柴静说: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当现实的重压碾过你的肉体,当人性与理智相互杂糅出冷漠与冰冷,当你顿悟公平与正义并不会从天而降,那时你赫然发现,自己早已被某种共识放弃了。24小时后才能报警,这项”规则”虽然被公安机关否定,但现实中,互助会长的原型孙海洋,7年寻子仍未找到,虽然监控显示人贩子用一辆玩具车拐走孩子,但就是因为当时24小时才能立案的“规定”,警方未能及时出动,才丧失了夺回孩子的最佳时机。显然,“24小时立案”已经造成了集体性的创伤,规则制定者也需要拿出更大的诚意和决心才行。

和解

鹏鹏的生日宴上,互助会的会长宣布他的妻子又怀了一胎,不找到孩子绝不生第二个的宣言就此作废,会员们五味杂陈,尽管大家都理解这种纠结,但那根绷紧的弦还是在心里啪的崩断了。会长蹲在地上大哭起来,就像第一次见到的鲁晓娟哭一样,也像知道自己已有身孕的李红琴一样…

失格

… “法律总比人重要吧?”。李红琴第一次只身处在现代社会,就被情、理、法的交叠搞得狼狈不堪,这三者在时间的轨迹中时而平行不碰,时而交叉重叠。法律是当下社会习俗与思想的结晶,在追求道德秩序、社会秩序与情感秩序之时,法的调节作用在情理矛盾的碰撞后呼之欲出,但我们常常把法错位,用情理绑架法律武装自己,然后疾呼权利、公平与自由,但可不要忘了,国家由人民组成,在公民的角度,除了“我”之外,还有“你”,和“他”。

不记得在哪看到过——当你酒足饭饱,不上班也有钱挣,你还想着要去做那件事的时候,就是真正的热爱

所有人的反对都阻拦不了你,那可能是反叛心理

你坚持十年十几年,愈挫愈勇,那可能是习惯乃至不甘心

但如果你身处安逸区,你却依旧想着这件事,十有八九,你是真正的热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